六合同步开奖 主页 > 六合同步开奖 >

王的继承者们

发布时间:2019-07-18

  10月18日,最新公布的《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榜单上王思聪的名字赫然在列。在清一色的60后、70后入榜者中,这位1988年出生的富二代网红被赋予了“最年轻登榜者”的另一重身份。

  可能有心人会开始慢慢发现,这些原本大家眼里只懂纸醉金迷的二代公子、纨绔子弟们竟也开始在各自的领域里崭露头角。在中国改革开放和下海浪潮兴起近40年后,顺应时代洪流的人们要么功成名退,要么付与东流,那个时代固然是波澜壮阔,但同样有着大浪淘沙的历史性,而留下的这些“二代们”也陆陆续续进入我们的视野,他们身上的代号与印记却截然不同,不仅仅是身体力行着父辈的商界传承,也试图开拓出个人风格更特色鲜明的未来——未来究竟如何还是个问号,但无疑,这也将是一个精彩程度不啻于“打江山”的商业故事。

  当王健林的庞大地产王国在今年蒙上灰霾时,王思聪依然在走自己的路,最大的变化或许是变得低调了许多。8年前,王健林在王思聪海外学成归来之后给了他5个亿——后来这笔钱翻了8倍,从目前来看,它还可能成为王家故事的转折点。

  那是2009年,王健林还在通往首富的道路上奔跑着。父子二人的气质与风格都是迥异的。出身军伍的王健林打拼起来有着军人的强硬,军事化的管理曾是他驰骋地产的利器。而多年在海外生活的王公子则更像是一位学院派,温彻斯特公学与伦敦大学学院的留学经历带给他的更多的是一种英伦文化范式下的哲思。王思聪曾经这样表达过自己的疑惑:边界在哪里是值得怀疑的,我们并不知道边界在哪里,法律是不那么明确的。

  这样的王思聪更具备文化人的气质。而文化人跑商界有什么不同呢,或者说,学历和知识能给王思聪在商界里带来什么裨益呢。

  现在想来,这或许是一场精心的商业策划。作为首富之子,王思聪身上并不缺乏话题性,问题在于这中话题性要通过什么方式,什么标签,什么定位去释放出来。

  王思聪给的答案是社交网络。他和他背后的团队就这样在这个互联网大众面前,上演一出出手撕名人的戏码。爱撕逼的王思聪,真性情的王思聪浑然天成,跃然纸上。这或许是真实的王思聪,或许不是真实的王思聪,但无论如何,“王思聪”终究成为了一个名气响响的大IP。传闻王思聪一个月所发的微博,80%以上都能成为头条,他不仅仅是首富之子了,他还成为了“国民老公”。

  而他活跃的商业领域则具有明显的新生代与少年派的特质。2011年8月2日凌晨,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将强势进入电子竞技,整合电子竞技,收购CCM战队,并将CCM更名为iG。2015年,王思聪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创立香蕉计划。同年,王思聪参加腾讯《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并表示担任熊猫TV的CEO。王思聪频频在电子竞技领域抛头露面,这也隐隐展露了他身后的投资版图。而经过时间验证,王思聪的商业眼光确实是独到的,当初并不被看好的电子竞技在近几年来经历了井喷式的发展,市场规模已经超过500亿,这些属于年轻人的项目都突飞猛进。熊猫TV如今也已跻身国内一流的直播平台。而现在,似乎每个都市人的身边都有着电子竞技的身影,如《王者荣耀》,如《英雄联盟》。

  那个网红王思聪,慢慢变成了会赚钱的首富之子。有接触过他的商人形容,私下里的 王思聪思维缜密,谈判技巧很高,完全不像社交媒体里表现出的那副吊儿郎当样。

  于是,当王健林的首富光环蒙上阴霾时,与父亲选择了完全不相干路线的王思聪似乎没有受到太多影响。他曾经在微博匿迹三个月,又在今年8月以一张校友合影回归社交场,此后发布的寥寥几张图片,都与生意有关。

  显然,相比两年前,如今的王思聪已经有了更多答案。而这种经历世事后形成的精明和警惕——正像他的父亲王健林一样——或许日后能让王家产业拥有更加长久的生命力,和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35岁的宗馥莉是与王思聪齐名的家族企业二代继承者,由于至今未谈过恋爱,她被媒体调侃为王思聪都不敢撩的妹。

  与王思聪表现出来的吊儿郎当不同,宗馥莉总是一副野心勃勃的模样。她雷厉风行,严于律己的做事风格为人所知,留学回国后她直接参与了企业管理,当时娃哈哈萧山的员工们对她事必躬亲的风格印象深刻:她总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在娃哈哈集团锻炼几年后,她开始独当一面,掌管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投资食品饮料上游的相关产业,在2016年推出以自己英文Kelly命名的果蔬汁品牌Kellyone——这一年,健康果蔬汁正是创业热点。

  然而岁月与年代的沟壑仿佛天然存在,与王思聪情况类同的是宗庆后宗馥莉父女二人对商业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

  比如对待老员工,宗庆后重情义,总舍不得开除,宗馥莉推崇公平竞争,手段果敢,眼里容不下沙子,在开除老员工提拔年轻人时从来不犹豫。

  又比如政府关系。宗馥莉曾坦言,从商尤其是作为一名企业老总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跟政府打交道,她直言,“我觉得政府需要面对我们这一代,我们一代永远不可能像我老爸这一代一样”;“你知道李嘉诚都已经搬出去了,为什么我以后不可能搬出去呢?”不知面对这位年少出国的女企业家如此反问,其父宗庆后会作何想法,但至少,同样的想法,宗庆后是绝对不会当众表达出来的。

  而父女二人最大的分歧还是在于对资本管理的态度上。老牌企业家宗庆后对投融资很是警惕,他并不认为上市融资是公司发展的好路径,而自小接受西方教育的宗馥莉则对风起云涌的资本市场充满向往。不过,她刚刚遭遇了一场挫败——今年7月,宏胜集团收购中国糖果50%股份失败,宗馥莉也为此付出了亏损代价。

  尽管外界对这位年少有为的女企业家关注不多,但这并不能否定宗馥莉是继承者里佼佼者的事实。在福布斯发布的“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中,她以宏胜饮料总经理的身份高居第13名。而人们在这位年轻的女企业家身上也看到了其他企业家鲜有的闪光点。一方面,她热衷于慈善,作为浙江省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的首届会长,她曾经发起对浙江濒危剧种的捐赠,在2014年,她成立了“浙江馥莉慈善基金会”;另一方面,宗馥莉为人低调,除了参加会务活动,宗馥莉私底下也很少与这些二代们来往,也鲜少在社交媒体上出现。你看不到她作为一名出色企业家的做派,甚至连富二代的养尊处优都没有。年轻有为而不年少轻狂,这或许是对宗馥莉很贴切的写照。

  有女如此,宗庆后都忍不住公开点赞。“作为父亲,不禁对女儿的成长深感欣慰!”

  然而宗馥莉却有着她自己的想法和打算,成为一名继承者,一名优秀的继承者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2016年,她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道,“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年仅21岁的周邦威今年迎来了恐怕是他在商界的第一次巨大挫折。其父周成建一手打造的美特斯邦威,在新品牌和新时代的冲击之下步履维艰,周家转型的希望一度寄托于周邦威身上。然而就在两个月前的8月31日,周公子主导的电商APP有范向它为数不多的用户们发出了“江湖再见”的告示。

  那是2015年4月,美特斯邦威20周年庆生会,一场光鲜的模特走秀表演后,白衣少年周邦威亮相,这位已经收到哥伦比亚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富二代显得有些拘谨,但台下热烈而好奇的眼光、包括史玉柱郑永刚这样的捧场者,都成为那天的梦幻符号——一个属于成人和财富的光鲜世界自此缓缓打开。

  那天,周成建也陪在儿子身边。彼时,美邦这家传统服装公司已现疲态,Zara、H&M等国外快时尚公司品牌的发力,加速了美邦危机爆发的速度。关店潮之下,美邦在2014年收入66亿,同比下降16%,净利润1.46亿,较同期下降64%。

  这些数据在2015年变得更加难看,净利润亏损4亿多的成绩单让人唏嘘不已——而在2008年,美邦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线下门店近千家,周成建身价百亿成为行业首富,2011年,这家本土服装公司实现了净利润12亿。

  周成建也曾努力扭转局面,想要搭上互联网这趟快车,改变美邦的颓势。2013年上线年推出APP有范,邀请周杰伦代言,还耗资5000万冠名《奇葩说》——然而,这位传统裁缝或许能够了解互联网,但并不能全然了解年轻人。这些耗费人力财力的试水之举,反而加剧了美邦的资产压力,亏损进一步扩大。

  在此期间,周邦威成为有范APP的主导者,频频在《奇葩说》节目中露脸。但也仅此而已,仅仅依托一档网络节目而做的广告并不能让他成为另外一个拥有巨大流量的IP“王思聪”。周邦威没能变成网红,也没能为美邦讲出新故事。在今年8月,这款低迷的APP宣布停止运营,周邦威也退出了公众视线。

  美邦命途多舛之时,周成建长女胡佳佳成为线月,周成建受徐翔案牵连配合调查,11月,胡佳佳接任美邦总裁,也接下了父亲留下的烂摊子。

  胡佳佳为周成建与第一任妻子所生,她的成长路径就是典型的家族企业二代风格:国外留学,回国后进入家族公司,在各种部门轮岗工作。

  临危受命的胡佳佳刚上任就面临被深交所摘牌的危机,她紧急叫停了父亲用来在O2O领域放手一搏的定增计划,据悉预算高达数十亿,还出售了全资子公司华邦科创100%的股权——这些举措被媒体戏称为“卖子解近处渴“——于是,等到美邦2016年年报发布时,净利润那一栏的数字,终于从2015年吓人的负4.3亿变成了3616万元。

  但对于美邦来说,危机并没有解除。今年上半年,美邦亏损4475万元。而从目前局势来看,美邦就像一个被挤到边缘的中年人,沉默寡言,没有特色,让追求新鲜感的年轻人们无法记住它的脸。

  胡佳佳上任后,美邦启用了一批80后高管,这家传统公司的管理层正在变年轻,但从近期媒体报道来看,周成建依然是美邦真正决策者和对外发言人——今年7月美邦举行品牌升级发布会时,周成建是主角,低调的胡佳佳并未现身。

  80后90后继承者能为美邦带来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至今尚未明晰,美邦未来也由此陷入迷雾。

  如今,继承者们的身影已经越来越多地活跃在各个领域,或是接班继承,或是自立门户。他们天生具备优势,有父辈打下的底子,但这些底子可能变成推动力,也可能变成历史包袱。

  而市场对继承者们也依然处于观望。福布斯此前发布数据,2015年,111家已经完成二代接班的A股上市公司呈现出这样的规律:接班后,二代们所在公司的超额收益率多有下滑。其中原因诸多,比如二代在尝试新的经营风格、投资新领域等等,但显然,市场并不足够放心这些二代们去施展手脚。

  但真的到了那一刻,当发现目标遥不可及时,很多继承者会选择逃避——这大概是一代们要面临的终极孤独。www.548058.com